推广 热搜:

终于找到wepoker辅助器论坛—原来真有开挂作弊

点击图片查看原图
 
单价: 面议
起订:
供货总量:
发货期限: 自买家付款之日起 3 天内发货
所在地: 湖北 武汉市
有效期至: 长期有效
最后更新: 2020-03-25 23:10
浏览次数: 2
询价
 
公司基本资料信息
详细说明
 开挂软件+咨询+搜VX号:1090 7141 04

终于知道手机打麻将为什么一直输-原来是有人用了开挂产品

x大家都喜欢打麻将吗?

那也肯定玩过不少的麻将游戏吧。

随时随地开局,不怕三缺一。

小编也爱玩

但最近却一直输!

连个糊也糊不起!

却找不到原因。

直到我看到以下这个视频,

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输的原因。

原来手机麻将游戏有

作!!!弊!!!软件!!!

要啥摸啥,太神奇了!

大力戳视频看看


(请在有WiFi的环境下观看)

∨∨∨∨

看完视频小编觉得真的【功能】非常强大~

简直就是雀神上身有木有。

开挂软件+咨询+搜VX号:1090 7141 04

【强大一】

要什么牌给什么牌

从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

只要点开软件界面

就可以选择你想要的牌

下一把摸的就是你要的牌

设置个八条,就真的是个八条![牛]



【强大二】

记录其他三家打的什么牌

其他三家打的牌全记录

知道他们打了什么

运筹帷幄,完全掌握局面。

更新速度快

不想赢都难。



【强大三】

可看见下一张牌面

除了要啥牌来啥牌的选牌功能以外

还可以看穿对方的下一张牌面是什么

精准率达90%!!!!

足够让你见招拆招

你要怎么设置都可以,想怎么赢呢?

∨∨∨∨

小编上网搜了一下

果然有不少这类软件的存在

没一款针对不同的麻将游戏

包括我们熟悉的

皮皮麻将,河洛杠次,闲来麻将,微乐麻将,而且基本上都兼容安卓系统,和iOS苹果系统

∨∨∨∨

玩过的朋友都是到游戏中所使用的游戏币或积分。

但现实中却是不折不扣的金钱。

网上更是不少这类新闻

开群-组局-打牌

具体咨询详情搜VX号:1090 7141 04


各种辅助软件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做不到,

在科技发达的现在,你要学会懂得一切皆有可能。


|跑得快开挂|十三水挂 |麻将神器|跑得快挂 |麻将辅助软件|

|十三水辅助|跑得快助手|跑胡子挂|跑胡子助手|十三水开挂|麻将开挂|

|麻将助手 |跑得快辅助软件|十三水辅助软件|跑胡子神器|麻将辅助 |跑得快神器|

|麻将挂|十三水神器|十三水助手|跑得快辅助|跑胡子辅助|跑胡子辅助软件|跑胡子开挂|



道天煌煌,赋予世间生命。 

    时值凛冬,山下冷风飒飒,清晨的阳光拂过皑皑白雪,更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在这不二洞峰顶有着一栋茅草房,由竹栏围住的数十米方圆内有着一张石桌,桌上有茶有肉,还有一盘未下完的棋局。 

    一身青衣的李道陵,在寒风中飞舞着一头灰发,双手油腻腻的捧着酱猪蹄,不时的拿衣袖抹嘴,哪有一点不二洞洞主的做派,邋遢的不成样子。 

    李道陵喜欢吃酱猪蹄却不爱饮酒,所以一壶香茶便是必备。 

    迎面有一中年男子行来,干净的衣衫与李道陵形成鲜明对比。 

    他腰间挂着酒葫芦,拾起一颗白棋放在棋盘上,说道:“师兄,您即将破朝暮境,踏入世间大自由境界,到那时,我不二洞便能够真正进入山海清幽之地了,如今想来,仍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二洞创立三十年间便能直追拥有着数百年底蕴的山海清幽之地,这的确是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山海清幽之地是一个地方,也是一个名称,亦可代表着某些宗门。简而言之,山海清幽之地便是世间最神秘、最强大的存在,是天下修士所向往之地。 

    因理念不同,山海清幽分裂出支脉,自占山河,被称之为魔道旁门,但更多还是被世人习惯将他们称作山外人,意指不属于这片天地山河的外人。 

    世间万物,阴阳平衡,盛极必衰,衰极则盛。魔道大盛,又有趁势崛起的少年才俊,各路游野人士,使得整个五国疆域血流成河。 

    腥风血雨席卷二十年,终将山外的残兵败将封印于姜国西南部的天弃荒原和燕国境内的天弃雪山,山海清幽之地的强者设下镇魔屏障,更有专人镇守。 

    那个阶段被称为荡魔时代,而不二洞便是自那之后出现的。 

    李道陵抹了一把沾满油污的嘴角,顺势饮上一口茶,长长的吐出口气,说道:“五境之上是什么样的境界,恐怕除了山海清幽之地便无人知晓,哪怕我已经触摸到门槛,也是一知半解。 

    朝暮境已是世间巅峰,传闻中的大自由永远都只是传闻,无数岁月里,真正晋入大自由境界的存在,凤毛麟角,不可知又不可闻。说实话,我心里还是蛮紧张的。” 

    说是紧张,但李道陵在看到手中的酱猪蹄时,便又喜滋滋的满眼放光,丝毫没有高手风范的犹如饿死鬼投胎啃食下肚。 

    中年男子只是无言的笑了笑,他知道师兄生性不羁,对任何事情都不太在意,实则对待每一件事情都很认真。 

    他有些羡慕师兄的性格,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该是何等的快意? 

    奈何中年男子自小便偏内向,许多事情就算心里想,也说不出口,也很难做到。 

    他轻声言道:“师兄将要破境的事情早已传遍五国,各路修行山门都会朝此汇聚,他们的目的不言而喻。” 

    李道陵摆摆手,道:“是我破境,又不是他们,真是会凑热闹,我可没闲工夫搭理这些人,还是酱猪蹄好吃,不吃饱怎么破境?” 

    中年男子苦笑一声,说道:“师兄破境之后,不二洞会正式举办新弟子入门仪式,这件事情就交给韩一他们来办吧。” 

    李道陵点点头,算是默认。 

    中年男子又说道:“小七那孩子资质很高,只是有些太过贪玩了,日后真得好好教导才行。” 

    不二之名,取自洞门每次只招收一名弟子,绝不做第二人选。 

    不二洞三十年间只有六名弟子,每个弟子年龄的都有一些差距,作为大弟子的韩一也已过了而立之年,在名称上皆保留姓氏,以入门时间排序命名,所以将要新入门的弟子,自然就多了个昵称为小七。 

    李道陵在这三十年的时间里于天下行走,寻觅资质最佳的少年少女,最大不超过十二岁,最小的甚至才刚刚满月,而在最近的一两年间,不二洞的六名弟子入世修行,彻底打响不二洞的名望。 

    世人惊惧的发现,每一个自不二洞走出的弟子,修为竟全部入了四境,堪称匪夷所思,更可怕的是,那名叫韩一的青年男子,修行更是臻至四境巅峰,随时可破入五境,迅速成长为道天之下年轻代最强的人。 

    强者总是会遭人嫉恨的,不二洞重新入了世人眼中,这自然引来许多人的忌惮。 

    在那大雪纷飞的季节,在当年荡魔时期有着卓越表现的不二洞洞主李道陵将要破境入大自由,又有新弟子入门,不二洞俨然彻底崛起,美好的未来已经近在眼前。 

    然而就在世人抱着不同念想观望的时候,紧接着世间便传来李道陵破境失败,魂归道天的消息。 

    不二洞也在一夕间灭门。 

    此事成了世间最大的未解之谜之一。 

    有心人开始猜测,李道陵破境失败和不二洞灭门事件,必然存在着极大的阴谋,有幕后黑手在推动着这一切,甚至还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山海清幽之地。 

    然而却只是心里想想,没人敢去质问山海清幽之地,甚至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山海清幽的具体位置,更不敢去谈论。 

    世人只清楚一点,那就是曾经强盛无比的不二洞,已经彻底消失了,令人不胜唏嘘。
姜国长平二十四年秋,树宁镇下了一场雨。 

    一场秋雨原本算不上什么,但树宁镇一向雨水稀少,到了秋季,便更难得见上一场雨,然今夕不同往昔。 

    这是一场很罕见的暴雨,席卷了整个姜国西北边塞,如铅般沉重的乌云伴随着恐怖的雷鸣,让这小小的树宁镇仿佛置身于西南端的天弃荒原。 

    树宁镇座位于姜国广阔疆域的西北端,这并非什么军事之地,与西南端的天弃荒原有着很远的距离,但树宁镇位居僻壤,常有马匪出没,方圆数百里可称得上姜国最阴暗的地方,鱼龙混杂,死人更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 

    树宁镇的土制城墙被垒得极为厚实,但终究显得有些弱不禁风,或许在岁月的变迁下经历过数不尽的加固措施。 

    但在暴雨倾盆下,土质城墙表层显得颇为泥泞,给人一种随时会倾塌的假象,但却偏偏抵御住了暴雨雷鸣。 

    可仍令人恍惚的觉得,若这场雨下个不停,树宁镇是否真的能够安然无恙。 

    夜已过半。 

    除了天际的电闪雷鸣,那朝泗巷里便是昏暗无光。 

    李梦舟在坚硬的土炕上辗转反侧。 

    他身上盖着薄薄的被褥,颇有些脏兮兮的感觉,实际上被褥洗的很干净,但有些污垢在长时间的糟糕环境下累积,也很难洁净,更何况这被褥已经有三年未曾换新。 

    李梦舟翻身坐起,小心翼翼的点燃了蜡烛,烛光很微弱,已经快要燃尽,这显然也需要有新的蜡烛接替。 

    坐在凳子上,他的眉头紧紧蹙着,在微黄的烛光下可以看到他俊朗的面容,透着些许稚嫩,肤色较常人略黑,但更显精神。 

    他回身看向土炕,枕头内侧有着黑布包裹的棍状物体,实际上那并不是什么棍子,而是一柄剑。 

    当然,如果没有揭开黑布,没有人会知道这里面包裹着一柄剑,这是属于李梦舟的秘密。 

    他把这黑布包裹着的剑系在了背后,犹豫了一下,顺手又拿起了门后随意放着的破旧朴刀。 

    走出房间,外面漆黑一片,客厅很小,只是摆放着一张桌子还有两张凳子,对面的房门微闭,隐隐能够从里面听到轻微打呼噜的声音。 

    李梦舟站在门前,看到屋内床上的老者睡得正香,似乎并没有被外面的雷鸣所干扰,他径直拿起一把油纸伞,右手握紧朴刀,小心翼翼的溜出了小院,来到了朝泗巷内。 

    暴雨相对白天似乎小了一些,雨滴砸落伞面的声音就好像一道道警钟,隐约还能在树宁镇各处听到一声声犬吠。 

    李梦舟拉起黑色的长领蒙住了面庞,只留下一双犹如星辰般夺目的眼睛,他一身漆黑,外衣有着几处补丁,内衫修身,紧紧包裹着他的躯体。 

    黑色的长靴踩在地面上,溅起一些雨水,但在暴雨的洗礼下,这点声音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少年走出朝泗巷,撑着一把油纸伞,缓缓而行,右手中的破旧朴刀被他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无不表明着他内心深处的紧张情绪。 

    他的目标是树宁镇外,他的目的是要杀死一个人。 

    一个不可能被杀死的人。 

    那是近乎只在传闻中才能知晓一二的修行者。 

    他跟对方并没有什么仇恨,这只是他要完成的任务。 

    他杀过很多人,哪怕如今他才刚刚十七岁,但树宁镇方圆数百里,几乎都听说过‘浮生’这个名字。 

    浮生是一个杀手,一个很神秘的杀手,只要给足银两,浮生都会出面,但浮生不会杀普通人。 

    最低的标准也得是江湖上三品武夫的级别,甚至于九品武夫他也杀过,更有传闻浮生曾经杀死过已达十品的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 

    在世俗杀手界,至少在这姜国西北边塞,谈浮生者无不色变。 

    江湖武夫跟修行者自然不能相提并论,那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出面雇佣他的人也没有信心能够让浮生出手,但意外的是,浮生接受了这个任务。 

    一个看起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哪怕浮生是一个曾经传闻杀死过武道宗师强者的顶尖杀手。 

    但传闻毕竟只是传闻。 

    在世俗界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是唯一能够与修行者相提并论的存在,但武道宗师已是江湖武夫的巅峰,修行者也分高低,遇到真正的修行高手,武道宗师依旧只是孩童般的存在。 

    ...... 

    树宁镇外十里处,有着一处破旧的道观,青苔清晰可见,落叶被暴雨淋湿,再大的风势也无法将它们吹起。 

    道观里的蒲团上端坐着一道身影,一身粗布麻衣,灰白的头发,略显白皙的脸庞遍布着一些皱纹,此刻紧闭的双眸忽然睁开,浑浊的瞳孔霎时变得精神抖擞,仿佛天空上准备猎食的雄鹰。 

    他看着道观外那瘦小的身影,撑着随时要倾覆的油纸伞,显得未免有些可怜兮兮。 

    他很疑惑这少年的出现,静静地看着那少年一步步走来,在道观前止步,轻轻的合上油纸伞,放置在门框上,然后抬头看着他。 

    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毫无疑问的是,那双眼睛很好看,不过那微微眯起的样子,不免有些狠厉光芒在凝聚。 

    李梦舟在打量着道观里的老人,他步入道观,随口问道:“这场雨还要下多久?” 

    “......” 

    道观里的老人没有理会李梦舟,只是看了他一眼。 

    李梦舟似乎在等待着一个答案,见老人久久没有搭话,他嘴唇微动:“没意思。” 

    老人眉头微挑,似乎觉得面前这少年脑子有毛病。 

    李梦舟是因为老人不搭理他而觉得没意思,也因为看到老人之后觉得没意思。 

    这跟他心中所想的修行者似乎不太一样,难免会有些失望的感觉。 

    “你可认识树宁镇的崔债?” 

    李梦舟决定开门见山。 

    他看着老人眸中那忽现的异色,轻声说道:“崔债是树宁镇里的一个铁匠,他靠打铁为生,为人十分老实,他锻造的兵器都很坚韧,所以在方圆数百里都有一定的名气。 

    我手中这把朴刀也是他打造的,他觉得我没什么钱,所以免费帮我打了一把朴刀。” 

    李梦舟看着那已经有两年半光阴的破旧朴刀,再坚韧的东西,用得多了,总会出一些小小的毛病。 

    剁肉虽然已经不太可能,但割割草还是很有效果的,只要它还有用,那它就是好东西。 

    “他有一个卧病在床的母亲,因为附近的马匪需要崔债这位有名的铁匠帮他们锻造兵器,所以就用他母亲的生命来作威胁,这本来是很不好的一件事情。 

    但崔债很幸运的遇到了一个自称修行者的人,这名修行者也答应要帮他救出母亲,崔债愿意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并且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李梦舟看着老人不断变化的眼神,继续说道:“那名修行者拿走了崔债的所有,这个故事走向应该是很美好,成功救出母亲,或许那名修行者还能顺便杀光那些鱼肉乡里的马匪。 

    但意外的是,修行者不仅没有对付那些马匪,并且还反过来杀死了崔债的母亲。原因是他在马匪那里得到了更多的好处。” 

    李梦舟持着破旧的朴刀在道观坚硬的地面上点了点,清脆的声音配合道观外的风雨,似乎很是动听。 

    “这名修行者拿走了崔债的一切,却违背承诺,把崔债生命中仅剩下的老母亲也给剥夺,这是何等残忍的一件事情?更可恶的是,那名修行者还反过来答应马匪要把崔债绑去,免费给他们当苦力。 

    偏偏这接连几天的暴雨让这名修行者不得不暂缓行动,或许是因为天气问题,但更多的应该还是这名修行者自以为的高姿态,不认为这件事情会出什么问题。 

    但巧合的是,崔债的人缘不错,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让他提前得知了这一切。 

    一个老实人被欺骗,并且失去生命中的全部,极意陷入疯狂。于是准备展开报复,他已经倾家荡产,自然没有钱买凶,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个好心的杀手,并没有收取费用。 

    所以,我来了。” 

    道观里的老人看着李梦舟侃侃而谈,听着观外的风雨声大作,他愈加觉得这少年脑子有病,而且可能还病的不轻。 

    他当然明白李梦舟所说的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正是因为明白,他才更加觉得这少年的病已是绝症。 

    他没道理不去承认,哪怕明知道李梦舟是来杀他的,他也不会感到害怕,只会觉得可笑。 

    “你是修行者?” 

    “不是。” 

    “你是武道宗师?” 

    “应该也不算是。” 

    老人的眸子冰冷,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玩意儿,究竟要有什么样的自信才敢站在这里? 

    “所谓童言无忌,不知者无罪,跪下磕几个头,乖乖的离开,还能捡回一条小命。你还很年轻,没必要这么着急送死,这不值得。” 

    李梦舟微微蹙眉,道:“姜国律法有规定,修行者不能杀害普通人,也许你算不上真正的修行之人,但你终归已经踏入修行之道。 

    我以为的修行者应该是像神仙般洒脱的人物,但我更知道,修行者也是人,是人便有七情六欲,自然也有善恶之分。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善人,但我没想到八年来遇到的第一个修行者却是这种渣滓,无疑是有些打破我美好的幻想。” 

    老人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面饼,已经有些干硬,他毫不在意的撕下一口,淡淡的说道:“这里是西北边塞,姜国律法在这里形同虚设,若这便是你的依仗,那么很遗憾的是,你有些太过天真了。 

    我既然能杀死那个崔债的老母亲,当然也可以杀死你,在这穷困的树宁镇里,我就是天,没有人具有那个能力和实力来制裁我。” 

    ps:新书来了!新征程即将开启,已经签约了,大家可以放心收藏,多多支持,作揖式卖萌~
更多>本企业其它产品
终于找到wepoker辅助器论坛—原来真有开挂作弊 青龙大厅炸金花开挂控制辅助器—联系客服-开挂软件吧 青龙大厅炸金花开挂辅助器—联系客服-开挂透视吧 大资本炸金花开挂辅助器软件下载—联系客服-开挂透视吧 大资本炸金花开挂辅助器—联系客服-开挂透视吧 老板互娱炸金花开挂辅助器软件下载—联系客服-开挂透视吧 老板互娱炸金花开挂辅助器下载—联系客服-开挂作弊吧 微信链接炸金花能开挂控制么—联系客服-开挂软件吧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